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你们玩过抢红包的游戏吗? 陌生人的红包千万不要乱抢,否则……

你们玩过抢红包的游戏吗? 陌生人的红包千万不要乱抢,否则……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1-06 08:00:01

第一章

  大家肯定都试过在群里面抢拼手气红包,虽然很多时候都只能抢几毛钱,但大家都还是乐此不疲。

  我所要讲的故事,也是和抢红包有关。

  那时候刚上大一,学校强制要求我们去上晚自习,因为非常无聊,所以大家基本都是趴在桌上玩手机。

  这时候群里忽然发来了一条消息:我们来玩一个抢红包的游戏,但是抢到红包的人要接受惩罚,好不好?

  我把群点开一看,发现那个说话的,是一个ID叫“死神少女”的人。

  我们在群里都改了备注,而且我也留意看了,我们班有五十个人,可是现在群里却有了五十一的人,所以就刚好多了这个死神少女。

  但我也没有多想,还觉得可能是谁开了小号,反正有红包,不抢白不抢,反正五十个人,运气王也轮不到我。

  就在我还在思索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下面飞快地回复了起来:

  “好,我玩!”

  “我也玩!”

  “赶紧发,还磨蹭什么!”

  ……

  死神少女也没有说什么,很利索地就发了一个红包,我点开一看之后,只抢了一块钱,再一看总金额,居然有两百块。

  “草,居然有两百块,土豪啊!”

  “运气王是谁?赶紧出来接受惩罚。”

  他们的信息刷得飞快,我就倒回去看了一下,运气王是田文亮,足足抢了五十多块钱,真的是走了狗屎运。

  田文亮有些得意地在群里发了一句:劳资就是运气王,不服憋着,有什么惩罚赶紧说。

  我们不约而同地向田文亮竖起了中指,接着就看到死神少女在群里发了一句:

  “运气王田文亮,接受惩罚,和苏雅接吻,时限为三十分钟。”

  一看到死神少女发出来的消息,同学们都不约而同地叫了出来,苏雅容貌只算中等,并不惊艳,但重要的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而且苏雅的男朋友也是我们班的,叫齐浩,齐浩立马站了起来,对田文亮说:“你敢动一下你的臭嘴试试!”

  刚才田文亮还有些跃跃欲试,但一看齐浩耍狠,顿时就撇了撇嘴。

  班上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愿赌服输,你凶什么凶啊。”

  “就是,说好了一起抢红包的,输不起就别玩啊。”

  “就是就是……”

  同学们都开始附和起来,齐浩的脸色也不好看,黑着脸坐了下来。

  那些起哄的人就把田文亮和苏雅推了出来,苏雅的脸上顿时就红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人。

  田文亮本来还有些害怕,但看这么人在起哄,齐浩就闷声坐在那里,就大着胆子上去凑上去亲了一口。

  同学们都发出了欢呼声,才把他们两个给送回了座位上,齐浩挥着拳头冲大家说:“谁敢把这事说出去的,老子弄死你们。”

  我也没管他们起哄,就默默地看着手机屏幕,果然就看到死神少女开始说话了。

  “田文亮的任务完成,下面进行下一轮游戏。”

  大家都开始摩拳擦掌,关键倒不是抢红包,而是抢红包之后的惩罚,要是每次都这样,那可比抢红包有意思多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抬起头看了看前面的李青蔓。

  李青蔓是我们班的女神,人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又好,班上有好几个男同学都喜欢她。

  不过听说她家里很有钱,平时也不住校,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追到手的。

  我心里也在暗暗寻思着,万一让我抢到了运气王,然后要跟她做那些羞羞的事该怎么办。

  就在我寻思的时候,群里已经又发了一个新的红包,我急忙去抢,这次虽然多了一点,但依旧只有五块钱。

  “运气王是梁兵,这一局的惩罚是,脱掉孙蓉的裙子,时限为一个小时。”

  死神少女这话一说,班上的人顿时又躁动起来了,让梁兵赶紧过去动手。

  孙蓉今天穿了一条短裙,露出一双又白又嫩的大长腿,要是把裙子给脱了的话,岂不是直接就……

  这个惩罚孙蓉也不太乐意,就在群里发了一句:“我不要,运气王又不是我,为什么偏偏要脱我的。”

  死神少女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说:“我说是谁就是谁。”

  很简单却又无法反驳的理由,我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想着事情到底会怎么发展下去。

  梁兵的性格跟他的名字正好相反,平时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甚至都可以说有些迂腐,这样的事我想他是做不出来的。

  果然,梁兵就在群里发了一句:“这算是什么游戏,我不玩了,大不了把钱还给你就是。”

  死神少女又说:“如果时限之内不完成任务的话,将会有我指定的惩罚哦。”

  但梁兵是铁了心不做这事,回复她说:“随便你,我看你能怎么样。”

  看梁兵不愿意动手,那群看戏的男生都露出了一副失望的表情,甚至还有的低声在骂他“伪君子”。

  梁兵没有履行惩罚,群里也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开始自己玩自己的。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死神少女忽然又发来了一句:“时间到,梁兵没有完成任务,将会接受惩罚:面目全非。”

  一看这话,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心想这面目全非算是什么惩罚。

  同学们也开始对梁兵打趣:

  “面目全非,这算是什么惩罚,毁容吗?”

  “哈哈,叫你不肯去脱孙蓉的裙子,现在活该遭罪了吧。”

  ……

  我看着他们在群里说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忽然看见梁兵站了起来,整个人朝窗户跑了过去,然后纵身跳下了楼。

  看到这一幕,我整个人都懵了,急忙跑到窗户旁边去看,但是夜色太暗,根本就看不清楚。

  “卧槽,死人了!”

  “不就是个游戏,至于跳楼吗?”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我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出声骂了一句:“还说呢,快下去看看!”

  他们被我这么一骂,都纷纷跑下了楼,想要看看梁兵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们的教室就在三楼,所以很快就到了楼底,但等我们过去之后,却顿时就惊呆了。

  因为我看到梁兵正趴在地上,鲜血流得满地都是,而且梁兵刚好是脸着地,所以他整张脸都摔得血肉模糊,正应了“面目全非”那个成语。

  害怕的女生都已经缩在一边哭了起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飘过来,我们谁也不敢靠近。

  “快打120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都这样了,还打了什么120,赶紧报警!”

  我们手忙脚乱地报了警,然后站在一边,看着梁兵的尸体,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们的手机不约而同地响了一下,我掏出来一看,只见是死亡少女发来的消息:“梁兵惩罚完成,今天的游戏结束,明天再继续,但要提醒大家,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千万不要说出去哦。”

  “梁兵才刚死,还玩什么玩啊!”

  “就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有脾气暴躁的已经在群里骂了起来,但是不管怎么骂,死神少女都不肯再说一句话。

  齐浩之前就跟她有过节,现在更是在群里骂开了:“尼玛装什么装,还真以为你是死神了吗?”

  死神少女发了一个微笑,然后在群里说:“人是我杀的,谁敢把这件事说出去,也是一样的下场。”

  我看到她发的这段话,背后都是一阵凉意,如果说梁兵的死是个意外,那也太过牵强了,毕竟他没有理由跑到窗口往下跳。

  齐浩还在群里骂着,我把她的资料给点了开来,是一个连等级都没有的小号,空间也没有开通,根本查不出是谁。

  “你们看,这根本就不是我们的班群啊。”

  人群里又吵了起来,我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果然,这并不是我们的班群。

  而且这个群的群主,就是刚才发红包的死神少女,我们这么多人被拉进了一个群里,竟然没有人发现。

  “别管她了,说不定就是一个神经病,我们只要退群就行了。”班长秦昊然说了一句。

  他平时在班上很有威望,所以大家也都附和了起来,表示要退群。

  但死神少女就好像是听到了我们说话,又在群里发了一句:“你们说好要陪我玩游戏的,是要是退群了,我可不会放过你们哦。”

  她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却让我们全都冒出了汗来,刚才还吵着要退群的人,现在一个个都不敢吭声了。

  秦浩然沉着脸,对大家说:“不要相信她的话,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她能拿我们怎么样?”

  他似乎是不想自己的威严被挑衅,所以坚持要让大家退群,一时间让同学们都有些摇摆不定。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死神少女说的都是真的,就站出来对大家说:“我看还是不要退群了,说不定真的会出什么事。”

  “胆小鬼。”秦浩然有些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大家都吵吵闹闹的,但是到了最后,还是没有一个人退群。

  毕竟对于死亡,大家都是恐惧的,所以并没有想去冒这个险,看看死神少女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秦浩然的脸色有些难看,正想要带头退群,校门外面忽然就响起了警车的声音,看来是警察来了。

  他们把现场处理好之后,又来向我们询问情况,韩莎莎胆子小,马上就跑了过来,一脸惊恐地对他们说:“救救我们,我们被……”

  她的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整个人都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摔在了地上。

  就连那些警察都被吓了一跳,我急忙跑了过去,把韩莎莎给扶了起来,她紧闭着双眼,好在还没有断气。

  她的手机掉在了地上,屏幕忽然亮了起来,我低下头一看,是群里发来的一条消息。

  死神少女:“这只是一个小警告。”

  我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他们也看到了群里发来的消息,包括齐浩在内,所有人都静悄悄的,不敢说一句话。

  一个胖胖的警察走了过来,冲着我们问:“到底怎么回事,她刚才想要说什么?”

  因为死神少女在群里说的话,我们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那胖警察又有些着急地追问了两句,我就瞪着他说:“你没看到我们同学出事了吗,还不先把她送到医院里去。”

  胖警察撇了撇嘴,他身后那个年长的警官就走了过来,让他先把人送去医院,然后开口对我说:“这不是一起普通的自杀案件,你们以后要小心一点。”

第二章

  从他的神色里,我好像看出他知道一些什么,但他却没有给我询问的机会,而是直接摆手让我们先回去,说他们会处理这件事。

  因为梁兵的事,校领导和班主任还专门过来安抚,让我们不要想太多,别影响了学校的正常秩序。

  梁兵在班上的人缘还算不错,他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心里都不好受,班上的气氛也一直很沉默。

  韩莎莎第二天倒是来上学了,但一问起昨天的事,她就一脸惊恐地说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也没有办法问出什么来。

  一直等到第二天晚自习的时候,死神少女才突然在群里说话了。

  “同学们,现在来继续游戏吧,我发了一个红包,今天的运气王,就继续昨天的惩罚。”

  死神少女说完之后,就在群里面发了一个红包。

  班上的气氛安静地可怕,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不知道该不该去抢。

  我看别人也没有动手抢红包,全都在暗自观察着别人的动作。

  班长秦昊然忽然开口说:“我们大家都不要抢红包,只要没有运气王,她就没有办法了。”

  “没错没错,我们都不抢,看她怎么办。”

  “还是班长说得对,我们都听班长的。”

  他们一个接一个附和着,死神少女却在群里说:“如果有人不抢红包的话,那就换成没有抢红包的人一起接受惩罚。”

  一看到这句话,那些人顿时就不说话了,曹可有些不满意地嘟囔了一句:“你想死就自己死,反正我不想死,我先抢了。”

  曹可一带头,其他人也都默默地点开了红包,班长的脸色有些难看,齐浩就冷笑着说:“曹可,我看你有问题啊,你不是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

  曹可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又不是我一个人抢了,有本事你们也别抢。”

  他说的倒也是实话,秦浩然他们也就嘴上说得硬气,最后还是把红包给点开了。

  这次我抢的红包不多,只有几毛钱,怎么都不可能轮到运气王,但让我有些奇怪的是,我们明明没有在群里说话,为什么死神少女总能知道我们说了什么。

  难不成说她就在我们的身边?想到这里,我背上就冒出一阵冷汗,这个死神少女突然出现,然后缠着我们进行这样的游戏,我想不通对她有什么好处。

  “这一轮的运气王是曹可,继续昨天的惩罚,脱下孙蓉的裙子。”

  曹可在我们学院都是出了名的小混混,平时没少占女同学的便宜,有了这样的机会,马上就站起来对孙蓉说:“没办法,愿赌服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孙蓉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在群里说:“这样不公平,我又不是运气王,凭什么非要是我。”

  其实我也觉得有些奇怪,班上的女生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就要指定孙蓉呢。

  死神少女在群里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说:“我现在制定新规则,如果在时限之内无法完成任务,两个人都要受罚。”

  一看到这句话,孙蓉的脸上顿时就变得一片煞白,想必她应该还记得昨天梁兵的下场,如果没能完成任务的话,只怕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曹可有些不耐烦地对她说:“你到底玩不玩啊,你就算是自己不想活,也别拖着我垫背啊。”

  他这话一说之后,平时几个跟他混得好的同学也开始附和了起来:

  “就是,我们曹哥的命精贵着呢,别害人家好伐。”

  “不就是脱个裙子吗,搞得好像什么要命的大事一样。”

  “早就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了,还要立什么牌坊,你脱了我们还不稀得看呢。”

  他们说的话也是越来越难听,孙蓉黑着脸站了起来,对曹可说:“行,你跟我出来。”

  她说完之后,就站起来走出了教室,曹可也立马跟了出去。

  我并没有跟出去看,倒是有几个好事的人跟了出去,然后回来说他们进厕所了。

  甚至还有人开始埋怨起来,说这样的好事还要偷偷摸摸地躲起来,给大家看看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默默地看着群里死神少女发的那些话,从她的语气里面,我感觉她完全是出于一个支配者的角度,来戏耍我们。

  这所谓的游戏,也是她所指定的规则,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而我们只有被玩弄的资格。

  “曹可任务完成,接下来进行下一轮游戏。”

  这句话发出来的同时,曹可和孙蓉也已经回了教室,孙蓉的脸色不怎么好,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恶魔少女的第一个游戏是接吻,第二个游戏是脱裙子,我心里也有点好奇,这次又会是什么游戏。

  从昨天到今天,我都没在群里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地抢着红包,可能也是因为我运气不好,所以一直没有抢到过运气王。

  但我这次随手一点,却足足抢了八十多块钱,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我的身上,不由让我紧张了起来连我紧紧地攥着手机,手心都有些冒汗。

  “这一轮的运气王是陈寻,要接受的惩罚是,向班上的一名女生告白,时限为半个小时。”

  一看到这句话,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这起码算不上是什么非常艰难的任何。

  “切,告白这算是什么任务啊?”

  “就是就是,这也太不公平了,凭什么陈寻的惩罚就这么简单。”

  同学们都在群里抱怨了起来,但死神少女始终没有说一句话,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任务肯定是还要完成的,我就在班上环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李青蔓的身上。

  一想到要跟李青蔓告白,我也是不由咽了咽口水,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坐在李青蔓后面的杨通,是李青蔓的忠实追求者,一看到我的目光,顿时就扬着拳头对我说:“陈寻,你要是敢对青蔓告白,我就打死你信不信。”

  我有些无奈地对他说:“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李青蔓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她的眼神里面闪出了一抹异色,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看李青蔓似乎并不是很抗拒,就咬着牙走了过去,开口对她说:“李青蔓同学,其实我从大一开学第一天起,就已经注意到你了,我真的,很喜欢你。”

  其实说实话,我心里是有些暗恋李青蔓,这些也是我的心里话,现在接着游戏对她说出来,我心里依旧是非常紧张。

  “在一起,在一起……”:

  班上的同学开始哄闹,李青蔓就对他们说:“这只是个游戏而已,不要太当真了。”

  我听李青蔓这么一说,心里也不由有些失落,本来我还以为她会所有表示。

  杨通他们几个李青蔓的追求者还在瞪着我,一副要把我给生吃了的样子,我低下头,有些失落地走了回去。

  “陈寻完成任务,既然时间还早,那今天就继续第三轮游戏。”

  今天的两个游戏过后,特别是我那个表白的游戏之后,大家都开始觉得,这游戏似乎也没有那么恐怖,昨天梁兵的死大概也是意外,所以这次抢红包也特别欢快。

  才十秒不到的时间,红包就已经被抢空了,这次抢到运气王的是田甜。

  她在我们班上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因为她足足有两百斤,同学们私底下都喊她“肥婆”,男生也不爱跟她来往。

  “这一轮的运气王是田甜,鉴于大家对上一轮的惩罚有些不满,所以……”

  “这一轮的惩罚是,田甜和班上任意一名男生发生性关系。”

  一看到这话,连我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任务,可真是……

  “还真是会玩啊,这种惩罚都能想得出来。”

  “就是,这种肥婆倒贴都不要,谁愿意跟她上床啊。”

  “哈哈,看来一轮果断是要接受惩罚了,不如早点告诉我们惩罚是什么吧。”

  那些男生们肆无忌惮地嘲讽着,田甜忽然站了起来,哽咽着冲他们说:“够了!别说了!”

  她说完之后,就捂着脸跑出了教室,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候杨通却还在嘲讽着说:“切,真有意思,自己长得胖还不让人说了。”

  我看他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就觉得有些不满,开口对他说:“差不多得了,这么揭别人短有意思吗?”

  刚才我给李青蔓告白,杨通就有些不乐意,现在听我一说,就立马站起来冲我说:“老子爱说啥就说啥,你还能管住我的嘴不成?”

  我和杨通吵了两句,险些打了起来,最后还是好几个人过来拉架,才把我们给分了开来。

  秦昊然还站出来说了一句:“行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先去找找田甜在哪吧。”

  班上的人都不怎么乐意去找他,我也不想和杨通待在一个教室里,就和几个女生出去找了。

  但我们找遍学校,也没找到她在哪里,最后只能先各自回了宿舍。

  回宿舍之后,我就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只怕今天晚上田甜是凶多吉少了。

  我躺在床上盯着手机,想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但一直等到半夜,还是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群里又多了一条消息:“田甜任务失败,接受惩罚:处以极刑。”

  看到这几个字,我就有些胆寒,洗漱完之后,就匆忙朝着教学楼跑。

  教学楼底下围了好多人,等我过去之后,才看到在教学楼的墙上,竟然晃晃悠悠地挂着一个人,远远一看,就是田甜。

  田甜被几根绳子勒住脖子,挂在了教学楼上,从发消息的时间来看,已经被挂了半夜,这就是死神少女所谓的极刑!

  但是这一次,群里却没有半个人说话,完全不像之前梁兵死的时候,那样的义愤填膺。

  我咬了咬牙,在群里发了一句:“田甜死了,你们就不说点什么吗?”

  杨通回了一句:“那肥婆死了正好,省得污染眼睛。”

  群里说话的人很少,但却都是在附和杨通的,说田甜死得真好,看来他们全都不喜欢田甜。

  看着他们的话,我心里有些难受,总感觉田甜不是被死神少女害死的,而是死在了这些人的冷漠之下,我飞快地回了一句:“希望你们死的时候,没有人这么说风凉话。”

  杨通就立马说:“陈寻,要死也是你丫的先死。”

第三章

  我和他们吵了起来,但死神少女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不过这场争吵,最后还是因为秦浩然的介入而停止了,他毕竟是班长,我们都要给他个面子。

  这两天班上连续死了两个人,警察过来也只是带走了尸体,一句话都没有说。

  班上的气氛压抑地有些吓人,一天都没有人说话,其他班的人都私下流传,我们班招惹上了恶灵,就连老师过来上课,也是魂不守舍,下课铃一响就逃命似的离开。

  到了晚自习的时候,秦浩然一脸沉痛地对大家说:“我们班上已经死了两个人,老师和警察都帮不上忙,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自救。”

  田文亮向来是个马屁精,就急忙附和说:“没错,班长你说该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秦浩然还没有说话,齐浩忽然就站了起来,对大家说:“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知道在群里装神弄鬼的人是谁了。”

  这两天我们都在为死神少女的事焦头烂额,齐浩忽然这么一问,所有人的目光都顿时落在了他的的身上,问他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人就是……”齐浩的手指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曹可的身上,“就是你,曹可!”

  曹可见齐浩指着他,也顿时就急了,急忙站起来说:“你他妈胡说什么,别想污蔑老子!”

  齐浩却冷笑了一声,然后开口说:“你难道以为我这两天什么都没做吗,我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凶手绝对是你。”

  曹可显得有些局促的样子,对他说:“那你说,你有什么证据……”

  看齐浩一脸自信的样子,我心里也有些好奇,心想他难不成真的查到了什么证据。

  只听齐浩开口说:“我知道你和孙蓉是高中时候的情侣,但是开学之后就分手了,而且还是为了梁兵而分手的……”

  他讲到这里,孙蓉忽然沉着脸说了一句:“你们说你们的,别扯到我。”

  齐浩冷笑着说:“梁兵宁愿死都不肯脱你的裙子,你还真是可悲。”

  “住口!”孙蓉咬了咬牙,眼眶有些通红。

  看孙蓉这表现,我就相信齐浩说的应该都是真的了,没想到他们之前居然还是情侣,我们班竟然都没有人知道这回事。

  齐浩也没有继续跟她说下去,而是继续恶狠狠地对曹可说:“你怨恨梁兵,所以你设计了这个游戏害死他,为什么偏偏是孙蓉呢?因为第一次你想害死梁兵,第二次你想报复孙蓉。”

  “你……你胡说!”曹可顿时就涨红了脸,有些惶恐不安地解释着,“那是拼手气红包,我怎么能控制谁是运气王!”

  但现在大家都很激动,谁也没有听到他的解释,而是直接问:“那田甜呢,又是怎么死的?”

  齐浩一脸自信,继续说:“某些人在喝醉了之后,和她发生了关系,他害怕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所有人都会笑话他,所以才会杀人灭口,我说对了吗,曹可?”

  曹可忽然把桌上的书扔到地上,冲着他大吼:“你胡说,胡说!”

  他猛地冲了上来,看起来是要和齐浩拼命的样子,但马上就有两个人冲了过来,把曹可给按在了地上。

  齐浩摊着手,对大家说:“所以曹可就是凶手,他设计这一切,不过是想杀了梁兵和田甜,至于第一个游戏,不过是障眼法罢了,大家不用担心,群里不会有红包了。”

  “居然敢这么吓唬我们,好好教训教训他!”

  不知道是谁带了头,一群人冲了上去,对着曹可拳打脚踢,曹可的身板虽然很壮实,但也经不住这么多人的殴打。

  他哀嚎着在地上滚了两圈,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看上去非常狼狈。

  我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就过去对他们说:“行了,你们别打了,万一不是曹可呢。”

  杨通平时被曹可欺负多了,这时候下手最狠,就指着我说:“你还帮着他说话,难不成你跟他是一伙的!”

  我被他这样指责,生怕这些义愤填膺的人也会过来打我,只能有些无奈地退到了一边。

  但就在这时,同学们的手机忽然全都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只见是死神少女又在群里发了一个红包,还发了一句:

  “好咯,现在游戏继续,运气王接受惩罚哦。”

  一看到这个红包,齐浩顿时就往后退了半步,脸色变得煞白,连连说:“怎……怎么可能……”

  那些殴打曹可的人也退了开来,但曹可现在已经奄奄一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紧握着手机,对他们说:“现在你们知道不是曹可了吧。”

  齐浩有些下不来台,但还是咬着牙说:“谁知道呢,说不定曹可还有什么同伙。”

  他拿着手机,飞快地在群里发了一句消息:“死神少女,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人还是鬼。”

  “我是死神啊。”死神少女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看到“死神”这两个字,我的心里就觉得有些不舒服,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人,谁知道下一个死的又是谁呢。

  齐浩飞快地打着字:“你别跟老子装神弄鬼,老子家里有的是钱,被老子知道你是谁,老子非要弄死你不可。”

  但死神少女却根本就没有理他,而是在群里说:“再提醒一次哦,我发出的红包,三分钟之内没有领取的人,都会接受惩罚啊。”

  一看她这句话,同学里哪里还管得上齐浩,纷纷大骂起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不早点说。

  红包几秒钟的时间就被抢完了,反而是刚才还在说大话的齐浩领得最快。

  “运气王是苏雅,继续昨天的游戏,和班上任意一名男生发生性关系,限时七个小时。”

  苏雅的身体微微颤抖,朝着齐浩看了过来,齐浩就对她说:“你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

  “鉴于刚才有人对我出言不逊,所以增加附加条件,除了齐浩之外的任意一名男生。”

  看完死神少女的这句话,我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还真是会玩,这不是想要逼死他们吗?

  苏雅这回事真的急了,眼泪都流了出来,红着眼睛对齐浩说:“现在怎么办啊?”

  齐浩在群里大骂了起来:“草你妈的你有本事说出你是谁,老子的女人都敢动,老子非要废了你不可!”

  看着他疯了似的在群里大骂,班上的同学都有些安静,生怕这时候惹恼了他,就会大祸临头。

  齐浩骂了半天,死神少女也没有回应,他忽然放下了手机,走过来拽着我的衣服说:“陈寻,刚才看你这么激动,曹可的同伙是不是你?”

  没想到他会突然怀疑我,我也只好挣开他,然后对他说:“怎么会是我,我做这些对我有什么好处。”

  齐浩冷笑着说:“相比起他们,只有你的惩罚是最容易的,你给自己这个惩罚,是想要摆脱嫌疑,却没想到会弄巧成拙吧。”

  听齐浩这么血口喷人,我也有些生气地说:“最容易的明明是田文亮,如果真是我设计的游戏,我就应该和李青蔓接吻才对!”

  我有些生气地瞪着齐浩,忽然听到坐我旁边的周铭干咳了一声,我就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尴尬地朝李青蔓那边看了一眼。

  没想到李青蔓也刚好转过身来,刚好和我的目光对视,我觉得耳根有些热,急忙低下了头。

  李青蔓开口对齐浩说:“我相信不是陈寻,现在发生这种事,我们更应该团结才是,而不是这样相互猜忌。”

  李青蔓的声音很好听,她说话的时候,班上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齐浩有些着急地对她说:“你还不明白吗,不管我们说了什么,那个叫什么死神的都能知道,他肯定是咱们班上的人。”

  虽然齐浩急着想要证明自己,但班上的同学似乎还是更偏向李青蔓,也没有人附和他。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11-06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