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会议摘录|湖南省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研讨会

会议摘录|湖南省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研讨会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06-10 08:00:02

信息来源丨湘江行政法评论



湖南省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研讨会

 

主持人李忠伟律师:

尊敬的张教授、周教授、黄教授、倪教授及各位律师同仁,大家上午好!今天是2019年1月13日,我们将在这里共同探讨一个当前热门的话题,那就是行政公益诉讼。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各位专家教授的到来。我想啊,今天的研讨会,大致分为四个环节:第一,我先来介绍一下与会的各位嘉宾;第二,我简单介绍一下通道县这个案例,也就是湖南首例行政公益诉讼的案情及其争执点;第三,当事人单位通道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及专家教授发言;最后,自由发言,大家互动。  

 

第一环节 介绍与会嘉宾

主持人李忠伟律师:

张永红教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我敬爱的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刑法学、刑事政策学。出版学术专著三部《我国刑法第13条但书研究》《普通过失犯罪的认定与处理》《警世情案》,在《法学研究》《法学家》《法律科学》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2009年至今担任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2010年至2013年在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挂职研究室副主任和公诉一处副处长。2014年被评为“2014年度湖南省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导师还长期担任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法律讲堂》栏目主讲人。祖师爷储槐植教授是这样评价我导师的:永红教授在学术上颇有建树,同时奔走在法律实务前沿,还承担了为司法机关提供法律咨询和培训工作,可为奋斗在法律事业的几条战线上的战士。


胡肖华教授,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公法学家。由于时间冲突,就今天的话题,他写了书面意见,等一会让我们同事代为宣读。


周训芳教授,我尊敬的老院长,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林业法研究所所长,二级教授,博士。学术兼职有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法学分会常务理事,中国林业经济学会林业政策与法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立法专家咨询会专家,湖南省立法研究会理事,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长沙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委员会委员等。主要科研项目30余项、著作和教材20余篇、主要论文50余篇。


黄捷教授,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诉讼法研究所所长、中国行为法学会理事、湖南省程序法学研究会会长。黄老师带领的湖南师范大学学生团队曾因凤凰山庄拆迁一案荣获湖南省2009年十大法治事件,同时多年来黄老师的教学科研团队一直致力于湖南省县级法治形象评估,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倪洪涛教授,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8年度以“质疑大桥收费、维护公民权益”当选“湖南省十大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2009年入选湖南省青年骨干教师,2010年入选湖南省新世纪“121”人才工程第三层次培养对象,2013年入选湖南省“百人工程”学者,2013年9月至2015年3月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法学院访学。主要致力于行政法学、行政诉讼法学和教育行政法治等公法领域的教学与研究。我心目中的倪老师就是一把公益利剑,他质疑大桥收费,为我们普通民众某去了福利;他质疑岳麓书院收费,促进了收费许可的法治化进程。


今天到会的还有湖南云天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粟宝珍律师、主任梁翊芳律师、党支部书记秦跃龙律师、监事会主席肖民楚律师等。谢谢大家对本次研讨会的支持。


第二环节  介绍议题由来

主持人李忠伟律师:

行政公益诉讼是当前的一个热门话题。2015年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公益诉讼试点工作的决定》;2017年6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行政诉讼法》作出修改(第二十五条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也就是行政公益诉讼法律依据。在关注、研究行政公益诉讼的过程中,有幸实践、代理了一个行政公益诉讼的案件,也就是今天我们探讨的这个案例。接下来,我先简要介绍一下这个案例:


通道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诉通道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行政公益诉讼案,系湖南省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基本案情如下:


1.2017年11月22日,通道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向通道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发出《检察建议书》。检察建议书指出,国土局存在以下违法事实:2017年9月5日,检察院向国土局调查取证得知,国土局受理了某过期采矿许可证的延期申请,并同意该采矿主体恢复生产。检察院认为,国土局同意该采矿主体恢复生产的行为违法,建议国土局责令该采矿主体停止生产、拆除所有生产设施、限期进行林地恢复治理和土地复垦,并请国土局在收到检察建议后三十日内依法办理。


2.2017年12月20日,通道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以《检察建议书落实情况的回复》书面回复通道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回复内容如下:(1)依法拆除了矿区内的生产设施,并对矿区进行了查封;(2)鉴于采矿权存在争议,且争议双方已向法院提起诉讼,待法院裁决确权后,依法责令采矿权主体进行林地恢复治理和土地复垦。


3.2018年3月30日,通道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向通道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诉讼请求为:(1)确认国土局批准某采矿主体恢复生产的行政行为违法;(2)判令国土局依法履职,由国土局责令采矿主体限期拆除生产设备,并限期进行林地恢复治理和土地复垦,若采矿主体不履行义务的,由国土局代为履行。

 

第三环节  通道国土局工作人员及专家教授发言


主持人李忠伟律师:

有请通道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法制股长杨进余同志首先发言。


杨进余:

各位专家教授、律师朋友,大家好!我就行政公益诉讼法律制度是否具有法律溯及力的问题,谈谈我的看法。


1. 案情梳理。在这个案件中,检察院的诉讼请求是:确认国土局批准采矿主体恢复生产的行政行为违法。检察院查明的案件事实是:2009年9月15日,国土局向采矿主体颁发了采矿许可证,许可期限是2009年9月至2011年9月。2012年8月采矿主体向国土局申请延续登记,国土局分别于2012年8月8日、2013年3月5日批准采矿主体恢复生产。2015年7月6日,国土局将该采矿许可证注销。2018年3月30日,检察院以行政公益诉讼,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请求确认国土局批准采矿主体恢复生产的行政行为违法。


2. 行政公益诉讼的法律规定。我国的行政公益诉讼制度,是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之后,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一项新职能。2015年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公益诉讼试点工作的决定》,试点期限为二年。2015年12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了《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工作实施办法》,试点范围仅适用于北京、内蒙古、吉林、江苏、安徽、福建、山东、湖北、广东、贵州、云南、陕西、甘肃等省、自治区、直辖市。2017年6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了《行政诉讼法》,在第二十五条增加一款,即第四款“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领域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应当向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依法履行职责。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的,人民检察院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8年3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公布实施。至此,我国行政公益诉讼法律制度形成了。


3.行政公益诉讼法律制度是否具有法律溯及力。《立法法》第九十三条“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之规定,法律一般不具有溯及力,但有特别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规范并统一了刑事法律的溯及力问题。关于行政公益诉讼法律制度溯及力的问题,目前没有相关规定,因此,我认为其没有法律溯及力。


具体这个案件而言,国土局2012、2013年的行政违法行为,且在2015年已经得到纠正,那么检察院2018年3月起诉并要求确认该行政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我认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主持人李忠伟律师:

有请我导师永红教授老师发言。


张永红教授:

各位专家教授、律师朋友,大家好!根据忠伟律师向我介绍的情况,就我国的行政公益诉讼制度,谈谈我的看法。


我国建立行政公益诉讼,不仅具有可行性,而且具有紧迫的现实必要性。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保护环境公益的需要。环境公益主要包括各种自然环境利益、人文环境利益、消费环境利益等,该类公益受到侵害的事件已屡见不鲜。这些争议有的提起行政诉讼,有的提起民事诉讼,结果几乎都是“无果而终”。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没有可靠的公益诉讼制度。第二,保护资源公共利益的需要。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目标是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但是在发展过程中,各地发生了不少掠夺性开发、杀鸡取卵式的开发行为,对水、土地、矿藏资源造成了极大破坏。如果有公益诉讼制度的存在,事关如此众多人民重大利益的事情,必定不会陷入像今天这样的被动局面。第三,保护公共设施等公共财产利益的需要。有些行政机关的首长出于追求政绩的需要,不惜重金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而对年久失修的桥梁、道路、历史文物不及时进行修缮维护,酿成一幕幕桥梁倒塌、道路废弃、历史文物毁灭的惨剧。要保护上述公共利益,就应当建立我国的行政公益诉讼制度。


我国的行政公益诉讼制度,是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之后,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一项新职能。我国行政公益诉讼制度从试点到立法,两年的司法实践证明,该项制度建立后,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领域的行政执法环境得到了较大的改善。


主持人李忠伟律师:

谢谢导师永红教授的精彩发言,导师从行政公益诉讼制度的紧迫性和必要性方面,高屋建瓴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谢谢老师。下面有请郭晴律师宣读胡肖华教授的书面意见。


胡肖华教授(郭晴律师宣读书面意见):

非常抱歉,今天上午因有要事,不能如期参加贵所组织的案件讨论会。现就你已经提供的基本材料,简要发表以下意见,供参考。


一、关于检察院的起诉是否超过期间的问题。本人认为公益诉讼是2017年行诉法修改后的新增内容,检察院作为公益诉讼的起诉人和一般的公民,法人一样,理应适用行诉法中六个月的起诉期限规定。


二、检察建议与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是两种不同的监督方式,因此,诉讼请求是否应与检察建议的内容保持完全一致,法律并无明确要求。至于代履行本身是否适当另当别论。


三、代履行是行政强制法中规定的强制执行措施。从法理上讲,代履行的主体可以是行政强制执行机关本身,也可以是无利害关系的第三人。本案中,法院能否直接判决国土局代履行需要进一步探讨。


四、行诉法修改发生于2017年6月,检察建议书的发出是2017年12月,是有法律依据的。由于时间仓促,加之对材料掌握得不详细,以上意见供参考。


主持人李忠伟律师:

非常感谢胡肖华教授百忙之中发来的书面意见。下面有请我的老院长周训芳教授发言。


周训芳教授:

我认为公益诉讼不仅仅是法律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总体来说,公益诉讼案件属于官告官的案件,不宜对抗。关于时间溯及力这点,我认为没有问题,在过去公益诉讼并不是依法提起,而是国家改革后实施的一项临时制度安排,但2017年7月1号以后,行政诉讼法修改,这个公益诉讼已经在全国普遍推行,已经具有法律依据。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6-10 08:00:0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