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别让瞎折腾,毁了教育

别让瞎折腾,毁了教育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1-20 08:00:01

教育思想网

一起分享教育的点滴!

关注

著名教育专家朱清时说,教育要是总折腾,大家都没有心思静下来看书、想问题,所有成果都是虚的。一所好的学校,是能够让老师安安静静地思考、学习、教书。

本文首载自 知心小贝(zhixinxiaobei)。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则笑话:为什么民国能出那么多的大师?答:因为民国没有教育部。这个笑话在供人一乐的同时,也引起无数人的思考。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每一个笑话都是赤裸裸的事实。


一个畸形的教育环境,不光折腾教育的主体——教师和学生,也折腾每个学生背后的家长。


前段时间,网上有一个老师留言:现在许多学校每期都需要完成至少20个平台的各种资料,包括注册、登录、阅读、留言等。


各级部门经常以各种完成率来进行考核,动辄以年终考核相威胁。


只是这么多平台,大多数都需要学生家长老师各注册一遍,这得浪费多少时间?各自为政,害苦了中国教育!

不光教师不堪折腾,家长也不胜其烦:能不能让我们做一个安安静静辅导孩子作业的家长?我们只是叫孩子上个学而已,不是今天去这个平台注册,明天给那个调查留言,后天又要给什么突发奇想的活动登记。


当教育成为生命不堪承受之重,教育成了反反复复的折腾,教育就成了形式,成了一种表演。


表面看,是主管部门插手太多,不肯放手所致,实质上是太多的教育管理部门不懂教育规律,没有深入一线,闭门造车,迷恋权力和政绩的结果。


回到开头的那个笑话。其实民国时也有教育部,只是那时候,他们敢于放手,懂得教育的本质是独立和自由。

自由,学术之生命。


一所学校假如没有崇尚自由之思想,这所学校就无异于一座囚笼。民国的西南联大之所以能够成为当时乃至现代中国最自由的大学,皆因秉承了蔡元培校长时期提出的“学术自由,兼容并包”的思想。


是的,自由,本就应该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对教师如是,对学生亦如是。当教育成了禁锢人身心的牢笼,教育就不再可爱,就面目可憎。


联大的教授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从事教学或科研工作,想研究什么便研究什么。


上课可以自行选择教材,安排教学内容,也无须准备教学大纲、教案或者教学进度表之类的材料应付检查。这在动辄就统一教材统一教学进度的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据史料记载:闻一多上课时与学生一起吞云吐雾,边抽烟边讲《离骚》,却有工学院的学生穿城来捧场。钱穆讲中国通史只讲到宋代,其余部分让学生自己去看。唐兰讲《花间集》只吟唱不讲解,从没有学生去投诉。


这种极大的授课自由度能够让老师们充分发挥自己的见解和特长。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是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你不能再照本宣科了,你必须满腹经纶,学富五车。


联大的学生,可以随意地选择任何想学的课程,从容地发掘并发展自己的学术兴趣。尽情地读书,上想上的课,没有人管,也没有限制。


学术的自由还体现在学生与老师关系的平等。有一位学生经常与物理学家周培源进行争论,师生常常争得面红耳赤。


不理解不赞同教授的意见没关系,师生都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 


看看现在的课堂,哪个学生敢站出来大声说,老师,我不同意你的意见。


看看现在的学校,哪个老师敢站出来大声说,校长,我不同意你的意见。


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

不敢放手,学校就不自由。学校不自由,教育就没有了“独立之精神”。当一所学校动辄就被上级要求完成各项指标,教育就成了配合演出的背景。


校长不敢独立,因为他要关注自己的政绩和升迁。老师不敢独立,因为他害怕自己的成绩和晋级。学生不敢独立,因为这意味着不听话和叛逆。


在这样唯唯诺诺、奴颜卑膝的教育环境下,永远无法再现1940年陈立夫主政教育部时强行统一大学的课程和教材、遭到联大师生激烈反对的壮举。


“即使打破了头,也还要保持我灵魂的自由。”


你还敢发出这样的呼声吗?


我至今极为赞赏冯友兰写在西南联大纪念碑的碑文:


“八年之久,合作无间,同无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辉,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终和且平”。


在一个由“教授治校”的学校中,能出现这样和谐、自由、民主的校风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没有庞大繁杂的行政机构,只有少数干练的行政人员,大部分事务都是由教学人员兼职承担。


日常事务处理和重大决策都是通过校务委员会制度这种特殊管理模式而实现的。


而校务委员会则是由常务委员、秘书主任、教务处长、总务处长、训导主任、学院院长以及教授委员会推举的教授代表共同组成。


做出的每一项决定几乎都是出于教授意愿,能够代表广大师生的想法,并不是由少数领导拍脑袋决定的。


当时的北大校长蒋梦麟曾经主动让贤给梅贻琦,说在联大“我不管就是管”。


梅贻琦虽然是联大的实际领导,但他为人谦逊,秉持的是“吾从众”与“无为而治”的原则,遇事总是先请教别人的意见。


如果好“就这样办”,如果不妥便说“我们再考虑考虑”。而现在的很多管理者们,德行不如他们,才华不如他们,唯独在治人和奉迎上面,堪称这些大师的“楷模”。

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政绩”吧:要求老师巡查池塘,学生溺亡就让老师背黑锅。要求教师停课扶贫,去村里排查。只要有家长上访滋事,不问缘由就处分老师。安排各种评比、各种检查、各种与学校教学没有太多牵连的活动,占用老师们的上课时间。摊派不属于老师工作范畴的工作,只因这些工作“政治正确”。


著名教育专家朱清时说,教育要是总折腾,大家都没有心思静下来看书、想问题,所有成果都是虚的。


一所好的学校,是能够让老师安安静静地思考、学习、教书。


真正的“折腾”,是有目的,有艺术,有氛围,讲科学,遵循规律,能够促进师生共同成长的折腾。


我们可以把古诗编成歌来折腾学生。可以用走上街头、感受世界来折腾学生。可以在学生面前示弱,让学生变得强大,来折腾学生。


作为老师,我们可以不断学习、不断写日记、发表感想来折腾自己。


只有遵循学生的情感认知规律,尊重教学规律,结合实际情况,想出多种方法和渠道的折腾,才是真正负责任的折腾。


给教育一方净土吧,莫让胡折腾、瞎折腾毁了未来!


作者:金小贝,一个教学十九年、勇敢走出体制的中年少女,想要追寻理想的文艺教育王国,执笔走天涯。偶尔犀利,偶尔文艺,写教育,写历史,她都有两下子。

插播小通知:

微信又双叒叕改版了

如果您想更方便地找到【教育思想网】

可以把我们“设为星标

步骤很简单

推荐阅读:

推进教育公平是复杂问题,不要让“屏幕”背锅

程红兵:学校应该给教师多少“自由”?

李镇西:职称,一线教师的光荣与梦想

高钢:遭遇美国教育,像挨了一棍

横断大山里的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

李镇西:宣传中高考佳绩不要吹得太离谱了,每个学生都应该是学校的骄傲

农村孩子最大的痛,是教育获得的城乡差异!

分享 2019-11-20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